2009年5月22日 星期五

悶悶的藍天@石澳

風景攝影的「用光」通常是研究太陽與影物的角度,為了得到理想的光照,往往要選擇晨昏時分到達拍攝地點。更認真要光線照到特定地方的話,或許連拍攝月份也要事前定出,因為日出日落的方位其實會不停改變。以北半球來說,夏天日出偏北,冬天則偏南,一年就只有春分及秋分兩天太陽在正東方昇起。

說了那麼多我其實只是想帶出一件事——我很懶。

如果只是為興趣而攝影,我的熱誠通常都不能使我一大清早帶相機出門。事實上這次只是遊石澳,順道(但花了不少時間)進行攝影活動罷了。不少照片都是在白天最不適合拍攝的時段(正午)拍出來,而且當天是絕對藍天,沒半點雲,情況不妙矣。

不少當時觀察到的元素都未能在這種光質下突顯出來,於是把心一橫不求真實,而是按心中所想作了比較誇張的色彩處理。

我想要空洞、強烈的感覺,把尋常的海天較暗了,一艘帆船在虛空中飄泊。
攝影世界,當然可以追求真實感,但不能追求真實;真實在這裡沒有定義。


藍綠紅的配搭


很想把天空大大片藍色拍下,只加一少點其他顏色的景物作點綴。
喜歡三分法、黃金比例......喜歡打破它們的快感。


綠色,白色,紅色

另一張一大片藍色


日落後天空出現討好的漸變色,有名堂的,叫「金星帶」。
沒有帶三腳架作長期曝光,有點可惜。